首页 / / 距離論斤賣還有多遠?二手礦機買賣生意經

距離論斤賣還有多遠?二手礦機買賣生意經

上一秒的買家,下一秒的賣家,唯有礦工是他們統一的稱謂,產出BTC的礦機則是交易核心標的。不管是經銷商,還是礦場主,不管是職業銷售,還是一線礦工,在二手礦機買賣這道門里,身份都因自身礦場規模、幣價、電價、政策、減半,機器迭代等因素的影響而自由轉換。(本文將非廠商直接出的礦機,泛稱為二手礦機。)

這是一門生人初入踩坑,熟人間倒手獲利,且強烈依賴幣價的生意。

01

幣價主導的市場行情

神馬M20S,算力68T,功耗48W,特12XXX。深圳華強北,大發礦業銷售員陸遠,一周前在朋友圈叫賣,彼時BTC在8000美金以上徘徊。

而最近幾天BTC在7000美金上下游走,同等機型報價為10000萬左右,不僅如此,其他機型的價位都在下調,所有機型都以當天報價為主,BTC價格升機器價格就升,反之亦然。

「行情不好,不管什么機型都處于虧錢狀態,銷售既要追著客戶跑,又要頻發廣告。提成也不按照之前約定的30%給了,現在賣舊礦機單臺提10—15元,新礦機單臺則提50—100元。」陸遠直呼太難了。

鏈捕手在采訪中還發現,除陸遠外,許多銷售都自稱公司位于深圳華強北賽格廣場,那是曾被奉為世界最大礦機集散中心的地方。不過,自2018年行業低谷以來,往日風光逐漸消逝,好多商鋪將礦機銷售轉為兼職,還有些則踏上專業化的礦機貿易商之路。

雖然銷售日子不好過,但陸遠還是看好行業。他告訴鏈捕手,行業每年都會有這么一波低潮,現在看是虧點錢,但自家礦場在持續產幣,行情好時賣掉還是會賺。

「有的國家電價低,有的國家客戶對礦機改造能力強,像T9+,L3+這些在國內馬上跑不動的小功率機型,在國外的市場還挺好賣的,不過新機市場主要集中在國內,以現在的行情,成本10000元的機器,我們8000元左右就出,虧點就虧點,牛市來了很快賺回來。」陸遠自信地說。

賣家生存條件相對惡劣,圍觀的買家卻蠢蠢欲動,嚴格地講,有人已開始行動。

02

熟人的生意,生人的坑

「稍等,礦場有點事兒,我先處理下。」凌晨,楊東接到負責這次礦機上架事宜的同事電話,暫時中斷了采訪。

兩周前,他以10000元/臺的均價,在一個大礦工手里買了3500臺神馬M21S/56T的礦機,目前正在操持托管事宜。這批倒手出來的機器都是新機,賣家和楊東是熟人,幾個月前在比特大陸下定的期貨,由于資金周轉問題才轉手。

楊東是一家投資基金的負責人,2017年開始投資挖礦,后來愛西歐浪潮中投了幾個項目,今年是他第二次進軍礦業。「傳統行業投資標的越來越少,年化收益很少超過20%,挖礦差不多可以到40%,是目前收益相對較高的投資標的,對于投資機構而言還是很有吸引力的。」這是他二進圈的初衷。

此次,楊東通過朋友尋覓到一家位于四川的礦場進行托管,電價非常低。接受鏈捕手采訪時他正帶著團隊安排礦機上架相關事宜。

「礦機上架這事兒必須親自盯著。」楊東說,從礦機購買到上架需要經過機型篩選、質量檢測、運輸、上架調試、后期運維等多個環節,一不留神就會踩坑。對于沒有熟人關系的散戶型小白而言,行業壁壘偏高,挑戰更大,坑更多。

鏈捕手以散戶型小白的身份在一家名為彩云比特的二手礦機買賣平臺與多個賣家取得聯系,溝通中,對方多表示自己有礦場,建議買機器后直接托管。托管的費用主要包括電費和運維費用,電價在0.34—0.4不等,也有的賣家表示只收電費,運維免費。

對此,熟知二手礦機生意門道的礦工老陳告訴鏈捕手,「這相當于變相賣算力,對于買方而言,不劃算且不安全,如果與賣家不熟,多半會被空手套白狼,投資基本是有去無回;就算有,也不一定足數,因為無法確保電力的穩定性、算力的持續性和完整性,所以回報真實性無從查證。」

他還透露,網絡擔保平臺多為私人出二手礦機專用,缺乏權威性,基本沒有售后,擔保就是個噱頭,實際上無法保證賣家信用,最好還是找可信熟人購買,相對靠譜。不過,就算找熟人購買,也要提前做好功課,機器工藝、功耗比、靜/動態回本周期全都要考慮,避免交智商稅。

目前二手礦機的買方主要包括電力資源冗余的礦場、資深礦工和小白礦工。

其中,礦場,主要入手價格便宜的舊礦機,填補冗余電力;資深礦工,多半是有廉價電資源且對行情有獨立判斷,入手二手礦機多為囤貨,待到牛市到來出手套利。

而小白礦工則多為門外漢,聽說挖礦收益高,想要試試水。但由于其自身一般對機器型號、質量、托管等環節的了解不夠,踩坑幾率非常大。「 前不久,老家的親戚在QQ上找了一賣家,報價堪稱全網最低,他貪便宜入了100余臺二手礦機,到貨后發現竟有40臺被損壞的,找賣家維權,人家表示貨是好的,讓他找物流,遇到這種情況,只能認栽。」老陳語氣中夾雜著無奈。

其實,除機器損壞不售后以外,還存在型號不符不包換,臨時漲價不發貨等情況,之后的托管也可能面臨算力被偷切等問題。

而這些坑的存在則是二手礦機買賣小眾性的直接原因。

03

被規模化驅趕的散戶玩家

老陳不僅是資深礦工,也為別人管理過礦場。風光時,他負責整個礦場啟動和運維,帶著50人運維團隊,管理接近4萬臺礦機,合計產出比特幣6000多枚。從礦場建設、技術采購、運維人員培訓、維護算力穩定、跟礦池談合作,再到收益幣增值,老陳對全流程都了然于胸。

礦圈4年,穿越牛熊,如今他選擇轉型。

前不久,老陳加入了一支量化基金團隊做網格交易員,挖礦逐漸成為副業。「挖礦這個行業對幣價依賴太強,波動大點,礦機就可能面臨關機,收益很不穩定,尤其像我這樣的散戶礦工,資金資源都有限,扛不住大波動。現在國家政策又這么緊,根本沒能力繼續挖。」他感嘆。

由于對二手礦機市場的熟悉,老陳也有過倒賣二手礦機賺點錢的想法。但礙于高額的囤貨成本、倉儲看管難問題,就放棄掉了。他說,「市場不好,容易砸手里,不囤貨還無法及時滿足客戶需求,不如炒幣省心。」

其實,老陳的轉型在某種程度上暴露了散戶礦工在礦圈的生存現狀。行情好時,動力十足,行情差時,要面對資金和心理上的雙重壓力。不僅如此,還要考慮減半、政策、電價、幣價、機器迭代等諸多不確定因素,勞心費神,還可能賺不到錢。

相反,擁有充足資金和廣泛人脈的規模化機構,顯得更具競爭力,因為他們有能力抵御上述風險,也有實力去爭奪算力,礦業的核心競爭力。

「你們新入機器了嗎?」同行在電梯里問。「還沒呢!有時間聊。」小安走出電梯間,向自己任職的基金公司走去。這棟樓里有不少投資基金,基本都有布局礦業。正如楊東所言,挖礦的年化收益將吸引許多投資基金入場。

小安任職的公司2017年進入區塊鏈行業,曾徜徉在愛西歐浪潮里,那時到處都是激動人心的故事和看似觸手可及的財富。

然而,短暫狂歡后,比特幣行情觸底3000美金,有人扛不住離場,有人悄悄抄了底。「雖然不像傳聞那樣,論斤出售二手礦機,但當時市場的確很熊,買方有議價權。我們不僅收了10000臺二手礦機投資超過500萬,還抄底了一波比特幣,年中的時候行情回暖,賣了一部分比特幣和礦機,賺了4倍左右。」

當時抄底二手礦機,小安做了不少功課,與楊東一樣都是通過熟人購入,機器質量、功耗等都和賣家描述的相差無幾。「雖然通過熟人購買價格會稍微高點,但錢不是一個人賺的,學會在辦事的同時打開人際圈挺重要的,畢竟做生意離不開人情世故。」他坦言。

不過,在托管時卻發生了一些小插曲,比如礦場停電或電力不穩定造成的關機,算力被運維人員偷偷切走等,好在礦機數量較多,整個體量較大,這類小損失都被歸為摩擦成本,忽略不計。

試想,如這類小插曲發生在散戶礦工身上,影響勢必會放大,所謂摩擦成本就可能讓一個小礦工破產。

相反機構型礦工就扛得住,這或許就是資本的力量,貌似也只有它才能在算力需求日漸攀高的挖礦行業中分得一杯羹,也許礦業江湖正在資本化,亦或是它很快便會淪為資本江湖。

小安透露,許多上市公司和投資機構很早就在布局挖礦業務,只是沒有做對外宣傳,機構型礦工已成趨勢,散戶礦工的生存的確堪憂。

誠然,二手礦機買賣是一門賺錢的生意,未來也還會吸引投資者前赴后繼而至,但上述跡象也在表明在未來,這不會是一門值錢的生意,因為幾乎沒有人可以看到其產出比特幣之外的價值。

「機器又降價了,您還打算入手嗎?現在10臺以上我們老板給抹零頭哦!」發完這段話,銷售陸遠打開了這位還沒成單客戶的微信朋友圈,默默點了贊,此時,同行們的新一輪價格戰再次悄然而至。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的陸遠,楊東,小安均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币懂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logboleh.com/1810

币懂得作者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zhutibab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