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報告:2019年暗網活動高于以往,2020年執法部門該如何應對?

報告:2019年暗網活動高于以往,2020年執法部門該如何應對?

本文來自Chainalysis,Odaily星球日報譯者Christina

民調顯示,2019年18%的美國人和35%的美國千禧一代購買了加密貨幣,人們對加密貨幣的接受率正在上升。

像摩根大通這樣的主流金融機構正在介入。亞馬遜和星巴克這樣受歡迎的零售商現在允許顧客使用比特幣付款。不過同時,加密貨幣分散的、半匿名的特性也使它成為犯罪分子的獨特選擇。近年來,暗網不斷有比特幣等加密貨幣被用于支付各類商品和服務(槍支彈藥、毒品、個人信息等),成為了“法外之地”和“避罪天堂”。

數據顯示,經過2018年的小幅下滑,2019年暗網市場總銷售額增長了70%,其銷售額首次超過6億美元。不僅如此,自2015年以來,暗網市場交易在所有加密貨幣交易中所占的份額增加了一倍,從0.04%增至2019年的0.08%。

與之前類似,絕大多數暗網交易經由交易所進行。到目前為止,交易所是客戶向供應商發送加密貨幣最常見的服務。

盡管暗網交易在加密貨幣交易活動中所占的份額仍較低(僅為0.08%)。但由于近期暗網交易在執法審查力度加大情況下有所反彈,使得交易量有所增加。

雖然2018年活躍的49個暗網市場有8個在2019年關閉,但2019年又新增了8個。總體而言,除了2012年和2013年絲綢之路鼎盛時期外,2019年每個活躍的暗網市場的收入都高于其他年份。這是因為當一些市場關閉時,其他市場似乎能夠彌補不足,滿足客戶需求。

上述數據也證實,收入增長的驅動力是更多的購買,而不是更大的購買。以美元價值計算,購買規模中值保持相對穩定,但(跨黑市間)轉賬數量卻再次大幅增加,從900萬筆增至1200萬筆。這表明,要么是2019年有更多客戶從暗網市場購買,要么是老客戶的購買量增加了。

有趣的是,與其他服務相比,暗網市場的交易活動似乎較少受到加密貨幣市場價格漲跌或其他季節性波動的影響。上圖顯示了在2019年期間,暗網市場和其他三種服務在比特幣交易總量上的比較,暗網市場的飆升幅度要小得多。縱觀全年,暗網市場的交易活動仍然在一個小得多的交易量范圍內,這表明客戶行為受比特幣價格變化的影響較小。

毒品仍然統治著暗網

從在上圖可以看到,暗網市場是如何隨時間而變化的。其中,毒品關注者一直占比最多。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一些高端市場只服務于特定的國家或地區。例如,九頭蛇市場(HydraMarketplace)是迄今為止圖表上最受歡迎的市場,它只面向俄羅斯的客戶。下面是這個圖表的另一個版本,它只顯示了具有全球客戶群的市場。第二張圖中所示的一些市場在一些國家比其他國家更受歡迎,但總體而言,下面所示的數據將與美國和西歐的調查人員更為相關。

毒品市場在這里也占據主導地位。然而,專門從事其他非法商品的市場也帶來了可觀的資金。Joker’sStashMarket和UNICC是在整個時間段內保持穩定人氣的兩個最典型的市場。

打擊網絡犯罪:執法部門應該追查銷售商,還是關閉市場?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執法的策略一直是追查暗網。從表面上看,這似乎是最合乎邏輯的行動。如果你可以一下子拿下所有的供應商,為什么還要去找單個的供應商呢?執法機構遵循這一策略,取得了重大勝利,關閉了AlphaBay和Hansa等曾經顯赫的暗網市場。但是,關閉市場的問題在于,其他市場很快就填補了這一空白。截至2019年底,至少有49個活躍的暗網市場,因此用戶和供應商在尋找新市場時都有太多的選擇。不僅如此,他們還可以很容易地在諸如“Dread”這樣的論壇上找到新的市場。

Nightmare市場是一個短暫的、中等受歡迎的市場,于2019年7月23日關閉。與我們之前提到的其他例子不同,Nightmare并沒有被執法部門取締。目前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但7月23日之后用戶紛紛逃離。到7月底,Nightmare的交易幾乎完全停止。正如下面的數據顯示,Empire接手了Nightmare以前的大部分業務,因為它的銷售額在Nightmare下跌時顯著增長。

Nightmare市場關閉是暗網市場問題的縮影。市場上還有很多其他的市場,供應商很容易就能告訴他們最大的客戶他們要去哪個市場。這就是為什么許多執法機構把注意力轉移到逮捕個體商販上。

下面是一個有關的案例研究。我們采訪了StefanKalman,他是一名用戶分析師,同時也是瑞典警方的緝毒官員,他的工作重點是暗網市場。

2014年,StefanKalman和他在瑞典警察局的團隊發現了一家在絲綢之路2.0和Evolution上都很活躍的暗網小販,叫Malvax。通過觀察他在絲綢之路論壇上的活動,他們了解到他在另外兩個暗網也很活躍:Evolution和Flugsvamp,兩個瑞典獨有的暗網市場。Malvax有280多種產品在售,其中包括危險的合成鴉片劑芬太尼。雖然警方成功地查獲了他的一些貨物,這些貨物是由丹麥主要的私人郵遞公司PostNord標記的,但他們還沒有發現他的真實身份。

Malvax通過一系列混淆技術和復雜的操作掩護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但2015年警方抓住了一個絕好的機會,這是因為FBI在去年11月關閉了“絲綢之路2.0”的服務器后,又查封了這些服務器。通過查看這些服務器的日志,他們能夠獲得經銷商在Malvax名下使用的一些比特幣地址,并將其中一些地址追溯到總部位于英國的受監管交易所。

Stefan和他的團隊向交易所發了一張傳票,這為他們提供了足夠的信息來找出Malvax到底是誰:FredrikRobertsson。

Stefan和他的團隊在Flugsvamp上向Robertsson進行了秘密采購,以確認他仍然在販毒。之后,Stefan和他的團隊獲得了授權,可以監聽Robertsson的手機,在他的車上安裝GPS追蹤器,并通過攝像頭監視他的房子。通過向下更多的測試訂單并觀察他的在線和離線行為。

由于Stefan和他的團隊收集到的關于Robertsson兄弟的證據,瑞典法庭能夠判定他們在暗網上販賣毒品。

卡片店深度潛水

正如我們上面所提到的,雖然販賣毒品的商店是最受歡迎的暗網市場類型,但它們并不是唯一實現持續銷售的暗網市場類型。下面,我們來看看另一種流行的市場類型。

你可能聽說過CapitalOne和HomeDepot等公司的重大安全漏洞,數千萬客戶的信用卡信息被竊取。有沒有想過這些被竊取的信息最終會去哪里?很大可能是去向了信用卡商店。信用卡商店是暗網市場的一個類別,用戶可以在那里購買被盜的信用卡信息。

以UNICC為例

上面是一些UNICC信用卡列表。信用卡的價格從2美元到15美元不等,平均為10美元左右。確切的價格取決于幾個不同的因素。一個是產地。美國和西歐地區的信用卡通常售價較高。另一個影響價格的因素是持卡人的個人身份信息(PII),如街道地址和電話號碼。大多數網上商店要求購買者提供這些信息,因此,有了這些信息就會抬高信用卡的價格。

UNICC在2019年接收了價值至少2270萬美元的加密貨幣,使其成為去年第四大最活躍的市場。全年活動相對穩定,在4月份達到頂峰。根據總銷售額和每張卡的平均成本估計為10美元,估計UNICC出售了近300萬客戶的卡數據。

區域數據顯示,在UNICC上購買被盜信用卡數據的大多數人來自北美(僅次于全球),而出售被盜信用卡數據的大多數人來自中國。

暗網市場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一些暗網市場已經開始實施用戶安全功能。例如,許多公司采用了多簽技術,這意味著買賣雙方必須確認訂單已經完成,資金才能轉移。另一個是無錢包的代管,也被稱為直接存款。每下一筆訂單都會收到一個新的一次性錢包,買方存入的加密貨幣會直接流向賣家。

一些暗網市場也在采用新的基礎設施,以避免執法機關關閉。例如,OpenBazaar有一個完全分散的結構,類似于區塊鏈本身或Torweb瀏覽器。用戶只需下載并運行一個程序,無需通過網站可以直接連接。

更多的“暗網”市場接受甚至強制使用像門羅幣這樣的“隱私幣”。門羅幣使用一種模糊的公共分類賬,使人們更難看到在交易中發送方、接收方或交換的加密貨幣數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币懂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logboleh.com/1695

币懂得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zhutibab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